的士大叔

Monday, May 23, 2011 4 comments


这阵子在做着 Umobile project, 由于他们正在升级现有的流动电话网络站点,很多时候必须在半夜十二点才开始做工。因为是大深夜的关系,快铁已经停止服务了,所以我必须搭计程车去。

载我的计程车司机是个姓缪的中年大叔。说真的这是我第一次见过这姓氏。他的名卡上大大的写了一个 MIAW 字。Miaw 很容易的让人联想到猫咪之类可爱的小动物。所以当我在看到大叔的时候确实把我吓了一跳,3.5寸的小平头,脸上戴个酷到不行的墨镜,嘴角无时无刻夹根烟,整个短发版伍佰的样子。大叔不会说华语,所以我必须用半咸不淡的广东话和他交谈。

大叔开口闭口总是参杂着纯熟道地的广东话粗口。和他聊两下,他竟然指着路旁的一排店说这是他老大当年的鸡寮。那排则是他兄弟当年做阿窿时的总部。我听了大气不敢喘一口,唯唯诺诺。他见我好像很有兴趣,就越说越多。原来他做过几年的牢,好几个兄弟是在被警察或仇家打死的。他是怎么从死里逃生,精彩绝伦。说到兴起还秀了几句泰国话,说从前他在泰国也很混的开,接过好几单生意。

然后我就问他,怎么现在会成为一个的士司机。他沉默了一阵,然后回了句:“细路哥”。

他说他不怕死,不怕坐牢,他可以为江湖义气两肋插刀,可是他却不能看到小孩和他过这种生活。所以他变卖了所有城中的产业,搬到非常偏远的地方,埋名隐姓,退出江湖。

然后,我下车,他才又点起烟,缓缓驶开。他的孩子也许不会为他的父亲引以为傲,可是有一天当他们知道他父亲曾经为了他们而作的一切,还是会感动,是吧。

然后,不知道为什么,脑海就这样一直唱着,我不做大哥好多年。。。。

Labels: ,

久违大雨让我突然想blog之——新生活篇

Thursday, May 12, 2011 3 comments

农历新年后就没有更新,生活有大转变,几次想记录下来,可是不是忙就是懒。这里就简略记下。

换工


从之前的半导体换去电子通讯,怎么说也是个更贴近自己所读所学的行业。感觉好像才加入不久,原来已经两个多月。

从之前安逸的马六甲来到这个脚步急促,又有点不安全的城市,好多东西要重新适应。某天有感而发有点想念骑单车十分钟到公司的日子。结果竟被人酸十分钟连厕所都走不到。另一个叫我干脆搬去公司。


由于还没交通的关系,现在上下班都搭捷运。把马来西亚的轻快铁系统叫捷运好像有点侮辱捷运也。工作需要我到处跑,所以短短两个月我先是在KLCC, 然后去Kepong, 现在在Subang Hi-Tech. 南辕北辙的到处走。先是国内给你习惯一下,之后就会跑国外的了。



这是在双峰塔的第41楼拍的。问了好多在那里的同事,竟然没有人走过在同一层楼观景桥。这可以解释成近在身边的东西都比较不珍贵吗?


台北


然后,就是去了一趟台湾。准确点说,是台北。我打从心里觉得,我身体的某一部分肯定留着台湾的血。除了刚到时对右上左下的走道有些不习惯以外,整个就是回到家的感觉。可能是春末夏至的关系,天气暖暖的,凉凉的,在街上走了几个小时也不会流汗。太喜欢了。我喜欢满街的繁体字招牌,随便抓个路人他都对你说很好听的华语。老街很有感觉,人文气息好浓厚,难怪姚谦方文山可以写出那么有感觉的词来。


满街都是吃不完的小吃美食,待了8天也不见什么很严重的塞车,良好的城市道路规划,还有就是超便捷的捷运系统。台北没有新加坡香港的急促繁忙,让我觉得这才是适合人居住的地方啊。
当然也不是没有遗憾,遗憾一是我们去的这段时间天空都是阴阴的,雾很大,没法看到台北的蓝天白云。遗憾二,九份居然没去到。不过,肯定还会有第二次,所以就留给下次吧!

台北教会我怎么过生活,日子再忙碌,再辛苦,不要忽视心里的声音,还有神的话语!

我要我们在一起

Saturday, February 12, 2011 3 comments

这是工作后的第一个新年。

幸运的,我可以拿到一个多星期的假期,回去

久违的家乡过年过节。

只是一个星期,好像还是不够啊。

计划了时间的配额,年前陪家人,年间见朋友。

然后发现,无论怎样分配,都没有一个两全其美的方法。

所以我说,一个星期,不够用。真的不够。

初一的全家福。很珍惜一家人在一起的日子。工作后,家好像越来越远了。


又是二肥二瘦的组合。


初一晚上首旺家

今年新年,一对朋友结婚了。

所以婚宴里所当然的成了我们老同学相聚叙旧的理想地点。

四十多个老朋友同聚一堂,感觉像个同学会多过婚宴。

新郎和新娘,恩爱到老啊

今年新年,一对好朋友订婚了。

看他们灿烂的笑容,没有比这更幸福的了。


The Xian LVL up!


我想,过年,对我们这些长年在外的游子来说,显得格外珍贵。

所以也愈发珍惜能够和家人团聚,和朋友相聚的日子。

愿大家都可以平平安安,健健康康。

短暂的相聚,彼此寒暄,相互加油打气。

回到各自的地方,努力为生活打拼。

然后期待来年再聚。

大家,新年进步,新年蒙恩!

Labels: ,

December

Tuesday, December 21, 2010 3 comments

新闻说,澳洲罕见的在十二月的夏季也飘起了雪。

十二月,是不是总是伴随着冰冷,却又异样的温暖的季节。

商场华丽的圣诞装潢,处处飘扬着圣诞歌,

表面的华丽掩盖不了内里的空虚。

独在异乡,格外怀念家乡暖暖的圣诞。

不需要什么圣诞大餐,我只想和家人好好团聚吃顿饭。

不需要什么圣诞派对,我只想和好久不见的朋友喝喝茶,叙叙旧。

不需要什么圣诞倒数,我只想在教堂里静默祷告,哼哼圣诞诗歌,看小朋友们把最好的献给上帝。

其实很简单,只是为什么渐渐长大以后,一切会变得越来越难呢

给我最亲爱的你们,圣诞快乐

Labels:

菜鸟

Sunday, October 3, 2010 6 comments

不知不觉,工作了一个多月,从一个菜鸟,变成一个。。还是菜鸟,间中的近况,在这里说一说。

人说,朝九晚五是一个正常打工仔作息,我的工作时间是朝八晚六,比普通的打工仔多了两小时,勉强还可以归纳成正常的。可是一天24小时,十小时工作,八小时睡觉,还剩下六小时,我有吉他,钢琴,facebookgames, 还有一条女,再扣掉晚餐+洗碗+冲凉的时间,真的是不够啊!! 为什么人家说工作以后你的生活就是一坨X,我总算有些明白了。只是当我看到同事们三五不时的加班到十点十二点,我突然觉得拥有一坨X还是很幸福的。

一直以来,我都认为美国,或者欧洲国家的公司相对日本公司而言会比较轻松。原来不是那么一回事。公司总部在美国,可是人流很快,我刚进来一个多月,便已经送走了四五个同事,当然有出必有进,我如今已经是三批人的senior了。走是因为压力大, 来是因为工资还可以。我想这是相对的,钱哪有白赚,压力也不是白受的。

身边的同事个个大有来历,看他们与美国工程师在电话端或是skype一本正经的样子,你怎么也不会想到放下电话后,一个个都是play2 kaki. 三五不时你总会听到一些冷得不能再冷的笑话。我想,这算是压力中的一点调剂。我们都太需要这些。

很多时候因为工作需要,我们都必须常常跑到production line. 如果要进production line, 就必须套件类似下图保护衣。不是保护自身安全,而是保护那些micro/nano chips 不会受到污染。(什么世界,晶片比人更重要)


说到保护衣,不得不提一下一位同事英雄事迹。孔子说,食,色性也。食物对大部分人来说,是非常重要的。这在这位同事身上得到最完美的诠释。进production line 当然什么都不能带进去。但是为了偷渡食物而无所不用其极;两颗curry puff 就被他放在头上的空间而顺利偷渡进去。当然这种不光彩的事情当事人是不会到处跟人讲的。报料的当然是另一位同事,因为他发现他走路的姿势太怪进而揭发的。可见用头顶平衡curry puff 不是件容易的事。

我想,工作压力是免不了的,如何在压力中自娱才是最重要的。希望接下来的日子我还能够用调侃的语气诉说工作的种种而不是埋怨。

Labels:

New Beginning

Sunday, August 15, 2010 7 comments



终于,人生第二阶段始于此。
听说这里是个压气锅。
听说这里可以让人在短时间内蜕变。
我想看看经过压气锅洗礼后的自己会有什么样的蜕变。

Labels:

父亲节快乐

Sunday, June 20, 2010 2 comments

我的老爸是世界上最酷的爸爸。

小时候,觉得他的背影就像是一座伟岸的大山,是一座可以靠得住,也可以遮风挡雨的山。长大了,比爸高了,可是那身背影依旧不曾变过,依然是那座大山,是我努力想要攀上去的大山。因为我知道,攀上这座山,我才能看到只有身处顶峰时才能看到的风景。我才能知道他眼里的世界,他眼里的人事物,他处事的智慧。

我的老爸是世界上最酷的爸爸。

我不曾见过他发脾气,我不曾见过他和妈吵架。小时候我以为,每个家都是这样子的。当有一天我突然惊觉,身边的人或多或少都曾见过父母亲起争执,当有一天我有了女朋友,然后才发现,原来要在二十几年的婚姻里面,没有争吵,至少没有让孩子察觉,是多么不容易的一件事情。

我的老爸是世界上最酷的爸爸。

有一次我忘了是什么事,总之惹得我非常不爽,在不爽的心情下说话的态度当然不会好到哪里。回到家和妈还没说两句就吵了起来,然后就摔门躲进房间。爸爸这时候走进来,抛给我三个问题:妈妈做错什么吗?没有。门有做错什么吗?没有。那你大声吼妈大力摔门他们疼吗?疼。然后他就酷酷的走了。留下思绪翻滚的我。从那一次起,我决定在踏进家门的那一刻,不管在外发生什么事,我都要笑着走进去。就像爸一样。

我的老爸是世界上最酷的爸爸。

他在读大学的时候曾遇到车祸,断了只腿,在医院/家里躺了六个月,靠同学每天抄写的笔记,自己读。在考试那天,昂着头若无其事的走进考场。(以前应该没有什么80%出席率的东东吧,不然也进不到考场了)

同样在大学的时候,有次竟然不见了书包。他说到今天他还是不明白自己的书包怎么不见的。没关系,照样在考试时昂着头,若无其事的走进考场。这些不是重点,重点是,他竟然还可以考到first class honour。当时那年代,在UMfirst class是超级的。那年全级只有五个人,他是其中之一。

我常自诩有点小聪明,这应该是遗传自老爸。可惜这遗传不够多,我也想没有书包的考到first class~

我的老爸是世界上最酷的爸爸。

他每天凌晨四五点就起床,然后就会和妈一起到书房灵修祷告。之后就一起煮早餐,然后就叫我们起床,然后和我们一起去学校(爸是校长),风雨不改,就算是学校假期也一样。每次教育部派遣他到一个新的地方做校长,由于初到一个陌生的环境,不能参加太多事奉,每周我们都会有个小小的家庭礼拜,让我们在陌生的环境里,紧紧跟随上帝。

我的老爸是世界上最酷的爸爸

他和大多数的东方严父形象一样,沉默,不多话。可是在他脸上总是带着微笑,让人很温暖。该严厉的时候,他严厉。该幽默的时候,他幽默。在对的时候作对的事,谦卑却不自卑,自信却不骄傲。

谢谢你,在我看到身边许多的人仍在寻找一个好男人的模板时,你在好久好久以前就已经为我树立了一个典范。我以前并不懂,可是当我慢慢长大,我才知道原来一路来,你一直用你的方式教导我,塑造我,以一种潜移默化的方式,让我知道如何做一个蒙神喜悦的好男人。

我还在这条路上,我希望有一天我可以爬到山的最高点,看清你看的世界,然后用同样的方式,树立起你曾为我树立的山,给你的孙子们看。

给我最酷的老爸,父亲节快乐!

Labels: ,